首页 文案列表 专题片解说词 文化专题片 专题片《海昏侯》解说词脚本——第一集

专题片《海昏侯》解说词脚本——第一集

文案配音员:GN168
文化专题片 267 分享


那是一个冬夜,虽然山道偏僻漆黑、路人稀少,但对观西村的熊菊生来说,却如履平地,因为这条路离家不远,他几乎每晚都会经过。忽然,路边闪出几个黑影,吓了熊菊生一跳。车灯一扫,确信是人,也就继续回家去了。夜里,村里的狗不安生,叫声此起彼伏,闹得熊菊生彻夜难眠,不免想起那几个黑影。天色蒙蒙,他便叫上几个村民爬上村外的小山。果然,他们发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,洞口的土是新的。

村民们都知道,这墎墩山是传说中的古墓。向谁报告呢?他们想起电视台的新闻热线。不久,当时江西省考古所的杨军就接到指令,着急忙慌地出发了。来到现场,杨军确定这是一个大型盗洞。情况紧急,他当即决定深入盗洞一探究竟。然而,面对黑黢黢的洞口,即使有多年考古经验的杨军也难免心中打鼓。

【同期声】海昏侯墓考古队领队,杨军:“真的,原来我想(我)敢下去,现在我看到头都是晕的,我不敢下。我说,有一个办法,你赶紧把当地打井的师傅叫来。我说,打井的师傅他有轱辘车。”

一根井绳,一只破筐,不仅承载着杨军他的体重,也承载着他所有的焦虑和风险。事后想起来,当时没有任何防护设备,的确有些冒失。但杨军没时间细想,他已经下去了。他正在下去,时间变得漫长。忽然,洞口摇轱辘的人隐约听到下面传出叫声,听不清。

【同期声】海昏侯墓考古队领队,杨军:“刚下去不到三分之一的深度,就是扑鼻而来一阵非常浓厚的香味,非常,无法用语言来表达。所以我一下,我说怎么这么香。所以我就在下面就跟上面说,我说这个墓怎么这么香?你们闻到了吗?我说好香好香。当时我脑海里面就在想,这么奇特的香味,这个墓肯定不一般。”

这莫名的香味显然刺激了杨军的下丘脑,无论是凶是吉,他都要继续深入。当杨军几乎被黑暗覆盖、头上的井口变成小小的亮圈时,他靠手电的微光隐约看到了什么。

【同期声】海昏侯墓考古队领队,杨军:“下去之后,就是下面全是水,就看到被盗墓贼锯断的椁木。当时看到了,有五层,所以当时我就用我的相机马上就拍下了当时被盗情况的第一张照片。”

杨军断定,这里必然是一座高等级古代墓葬,也就是那奇特香味的真正来源,此时的深度已经接近15米。然而,回到地面,松了口气的杨军又被另一种沉重压住了。从盗墓者留在洞口的木炭、白胶泥和沙土上看,这座高等级墓葬很可能已经被盗、甚至已经有文物被转移了。当务之急,是判定这座墓葬的等级,向国家主管部门申请抢救性保护。

毋庸置疑,盗洞所在的山丘就是古墓的封土堆,也就是一座大坟包,像一个倒扣的梯形巨斗,所谓“覆斗”。覆斗形陵墓,常见于秦汉,尤其是西汉皇家墓葬的标配,难怪它会成为盗墓者的目标。然而,从秦始皇统一中国到整个西汉,中国的政治中心都在北方,江西南昌地处长江以南,哪位显贵会生于斯、葬于此呢?考古人员在《汉书》中还真找到一位落户南昌的西汉列侯——海昏侯。也许,这座大墓就是某位海昏侯的墓葬。很快,国家文物局批准了对大墓进行抢救性发掘。

【同期声】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,徐长青:“3月份一发现,4月初国家文物局专家组就来了,国家文物局考古处领导和专家组就来了,就是现场调研,并且带有很强的预见性,需要对墓园和周边的紫金城这一片城址进行调查。”

【字幕】工地探访总记录,杨军:2011年4月20日至30日,晴。进行了古墓大范围的摸底勘探。

一个月后,考古工作正式展开勘探发掘。那座发现盗洞的大墓被命名为一号墓。勘探队确认,以它为中心分布着大小墓坑近10座,它们都符合汉代诸侯墓园的规制。

【字幕】工地探访总记录,杨军:2012年3月5日,星期一,阴转雨。上午对陪葬坑K1进行了发掘,下午因雨停工。

【字幕】鎏金铜盖弓帽;轴饰;鎏金铜軎

发掘工作首先由陪葬坑开始。一场大雨后,抽干积水,土层中露出一道金色,是一个鎏金车軎,考古人员僵冷的手终于感受到一丝热度。紧随其后,一批车马具陆续出土,它们种类繁多、做工精美。

这套当卢,是马头配饰,用错金银工艺镶嵌出游鱼、跃虎、腾龙、凤鸟以及日月形象。

【同期声】海昏侯墓考古队领队,杨军:“我们根据痕迹的个体,大概地区分它一部车大概是四匹马。也就是说,它这里面有五部车,至少是有20匹马。使用真车马陪葬坑的墓葬,只有谁?只有诸侯王一级才能用。海昏侯是列侯,他怎么能有诸侯王的这种待遇呢?”

使用真车真马陪葬,一般是皇帝或显赫王族的权利。这一次发现,在中国长江以南地区尚属首次。但现在就把墓主人归为海昏侯,还为时过早,毕竟主墓还没有开启。

【字幕】工地探访总记录,杨军:2013年11月16日,晴。进行了主墓的清理。

表层封土被清除后,一号墓终于了露出真容。这是一座“甲”字形大墓,总面积约400平方米。和大墓同时显现的,还有那个令杨军提心吊胆的盗洞。人们吃惊地发现,盗洞的位置几乎分毫不差地落在主墓上方的正中央,盗墓者的专业程度居然让见多识广的考古人员叹为观止。更可怕的是,盗墓者已经用电锯锯开了顶层的椁木,那一平方米的洞口犹如一个无法抹平的伤疤,赫然刺痛者考古人员的心:一号墓或许已经被盗掘一空。

【同期声】海昏侯墓考古队领队,杨军:“不仅是现代盗墓贼盯上了它,实际上,这样的墓葬在古代的盗墓贼也盯上了它。在我们考古发掘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,在刚刚揭掉封土的时候,在封土的那个夯层上面,我们就看到大大小小十几个不等的盗洞。所以当时的心情,整个考古团队的心情也是一惊一乍的。在西北角,有一个盗洞打下去了,对这个墓葬进行了破坏。”

【字幕】五代灯盏

考古人员在盗洞中发现一具上千年前的灯盏,应对就是古代盗墓者的遗物。尽管它也成了文物,但谁知道盗贼们偷走了多少墓葬文物?

意外的是,盗墓者的脚步在主墓外回廊存放衣物的地方停住了。翻腾一番后,居然没有继续盗掘就离开了。要知道,墓葬中已经腐烂的绫罗绸缎一文不值,盗墓者的目标是金银珠宝。难道真有类似“鬼吹灯”的规矩,让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又功亏一篑?

考古人员深入主墓后发现,墓中很多地方都已经倾斜坍塌。查阅史料,在1700年前的公元318年,南昌地区曾经发生过一场大地震。据此推断,整个墓室很可能被震塌变形,再高超的盗墓者也方位难辨、寸步难行。不仅如此,那场地震一百多年后,鄱阳湖在洪水中南侵倒灌,地下水位抬升,使墓穴变成一座地下蓄水池,要想潜入,谈何容易!

【同期声】海昏侯墓考古队领队,杨军:“里面坍塌了,又充满着水,根本无法进入这个墓葬,所以他只盗了西北角的那个衣笥库就放弃了。”

但对今天的盗墓者来说呢?他们不仅有电锯,甚至可能有潜水设备,结果还不得而知。考古工作必须按部就班地展开,他们先要对主墓外回廊进行清理。

【字幕】工地探访总记录,杨军:2015年3月18日,星期三,小雨。清理了主墓M1北回廊,提取编钟下泥土,在北藏阁乐器库出土了一套乐器。

这些在淤泥中沉睡已久的编钟,有甬钟10件、纽钟14件。但最令人兴奋的是一组铁质编磬,这在我国还是首次发现,文物价值极高,墓主人的身份非同小可。

【字幕】工地探访总记录,杨军:2015年3月22日,星期日,多云:继续进行昨天的工作面,清理主墓M1的铜钱。

四天后,一个更大的发现在工地传开:钱!一座钱山!表面看上去,它们纵横交错。仔细探查,它整个都由铜钱堆砌而成。由于年代久远,已经锈蚀粘连在一起,重达十余吨,大约有两百万枚五铢钱。其中还有迄今最早的1000枚铜钱穿为一贯的实物。按照当时的市价,这批五铢钱能买近800吨大米,2400吨小米,或者今天的50公斤黄金。它直接显示出墓主人的富有。那么,墓主人会是谁呢?

【字幕】西汉,公元前202年→汉武帝,公元前141年→汉昭帝,公元前87年→汉宣帝,公元前74年→西汉,公元8年

经过仔细分类,考古人员发现,这批五铢钱都来自汉武帝至汉宣帝当政的西汉中期,这就为墓主人生活的年代提供了重要线索。但足以板上钉钉的铁证仍未找到。

【字幕】五铢钱;雁鱼灯;青铜火锅

转眼三年时间过去了,一号墓的主墓外回廊终于清理结束,出土文物上万件。礼器、兵器、漆器、钱币、粮食、酒器和大量生活器皿,甚至还有几千枚竹简木牍。它们一次次刷新着人们对那个遥远年代的想象。然而,真正的重头戏才刚刚开始,存放主棺的主椁室即将打开。但此时,那位于主椁室顶部的盗洞仍然令人忧心忡忡。

勘探发现,紧邻一号墓的二号墓就曾经因为封土高大而遭到疯狂盗掘。西汉墓葬的棺椁通常按方形层层布局,主棺位于墓葬中心,著名的长沙马王堆汉墓、北京大葆台汉墓都是如此。盗墓者也因此把盗洞定位在主墓的正上方。

【字幕】马王堆汉墓,主棺

【同期声】海昏侯墓考古队领队,杨军:“他(盗墓贼)会看到我们的一些研究成果的,棺材在中间,东南西北、两边都是头厢、边厢。棺材在中间,所以盗墓贼把洞打在了中间。”

然而这一次,盗墓者失算了。当考古人员进入主椁室,发现盗洞虽然深入进来,但幸运的是,主棺并不在主椁室中心。在地下水和一片混乱之中盗墓者还没来得及找到主棺,就被村民发现并举报了。

经过细致探查终于发现,主棺躲到了主椁室东北角,这的确不合常态。专家分析,墓主人或许是按照生前的居室布局来营造自己的地下宫殿。所谓“事死如事生”,主椁室一侧为堂,一侧为寝,主棺放在侧面的寝室内。也有专家认为,是地震和水淹导致主棺位置偏移,最终停留在主椁室的角落里。无论如何,它能够躲过两千多年来盗墓者的黑手,可谓奇迹。

主棺没有被盗,绝大部分随葬品也依然还在,考古人员的提心吊胆终于得到平复。至此,对一号墓的抢救性发掘进入了主攻阶段,找到墓主人已经指日可待。

鲜为人知的是,在三年前,一组神秘的重量级人物就来到这里。

【同期声】国家文物局海昏侯墓专家组组长,信立祥:“一号墓的封土基本上清理完毕,这时候,国家文物局领导亲自到达了现场,认为这个墓基本保存完整,里边应该出非常重要的文物,将会在考古学上有重大突破,决定派出专家组,其中有考古专家三个人、文物保护专家三个人,体现了在文物发掘的同时现场文物保护应该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。”

【字幕】信立祥,国家博物馆原田野考古组组长,亲自参与多座战国秦汉墓葬的考古发掘;张仲立,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原副院长,秦陵、西汉张安世家族墓考古发掘领队;吴顺清,湖北荆州文保中心研究员,国内漆木器修复权威专家;王亚蓉,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,织绣修复领域领军人物,曾参与马王堆汉墓、满城汉墓等发掘保护;杜金鹏,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,科技考古专家;焦南峰,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,大遗址勘探专家

这是继马王堆汉墓、广州南越王墓之后,国家文物局第三次调集全国一流专家到一线指导发掘工作。

【字幕】工地探访总记录,杨军:2015年9月26日,星期六,晴。一号墓主椁室正式开始发掘。

主椁室上的盖板紧密排列,它们长达8米,每块重约2吨,只能靠轨道车分别运出。每掀开一块板,就似乎掀开一段尘封的记忆。

【字幕】工地探访总记录,杨军:2015年12月3日,星期四,晴。清理主椁室东南角,在床榻下的漆盒内发现玉印一枚。

两周后,一枚小小的印章都足以在现场引起躁动。这是一枚约1.7平方厘米的玉印,由上等和田玉雕刻而成,上设龟钮。仔细清理之后,显露出四个小篆铭文“大刘记印”。

刘,是西汉皇族姓氏。大刘,无非强调他和普通人家的区别,以及作为高祖刘邦后人的荣耀。墓主人非皇家莫属,只可惜有姓无名,还是难以敲定此“刘”是否来自海昏侯家族。

这时,史料的重要性凸显出来。既然史书中明确记载,西汉时期的豫章郡只有海昏侯一支,一号墓是海昏侯墓的结论,几乎毋庸置疑。悬念只剩下墓主人到底是哪一任海昏侯。

【字幕】公元前63年,册封海昏侯:刘贺→子,刘代宗→子,刘保世→子,刘会邑→公元104年,海昏侯国被废除

史载,海昏侯共沿袭四代,他们在豫章郡生活了160多年,死后都可能埋葬于此。尽管专家一致倾向墓主人就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,但空口无凭,需要铁证。

专家的推测,不仅来自已经发现的超高规格陪葬器物,也因为四代海昏侯中只有刘贺身份特殊,其履历表跌宕起伏,令人眼花缭乱。

刘贺的爷爷可谓大名鼎鼎,正是那位令匈奴闻风丧胆的汉武帝。可惜刘贺的父亲昌邑王刘髆年少寿短,不足20岁就撒手人寰。年幼的刘贺承袭了昌邑王封号,衣食无忧,坐享其成,本可以轻松自在过一生,没想到他的叔叔汉昭帝英年早逝又膝下无子,于是年仅十几岁的刘贺被莫名其妙地立为皇帝。更加莫名其妙的是,刘贺的皇帝位子还没坐热,仅仅27天后,又被大将军霍光联名废黜,不仅没有正式的帝号,他原来的昌邑王身份也不再恢复。然而,这位汉朝在位时间最短的汉废帝并没有在山东昌邑寿终正寝,汉宣帝又把他封侯到长江以南的豫章郡。

【字幕】工地探访总记录,杨军:2015年11月16日,星期一,阴转小雨。下午提取主椁室西室的床榻,榻下露出装有马蹄金的木盒和金饼。

这一天,在主椁室西侧的一个角落里,考古人员发现三件漆盒。人们聚拢过来,目不转睛,啧啧称奇。原来,漆盒中排列有序、光彩夺目的物件是金器。其中一盒装满了马蹄金,中间呈对角摆放的是罕见的麟趾金。另外两盒是码放整齐的金饼,每盒都超过80枚。

【同期声】“这个要先取走。”“对的。”“取走以后再取漆皮。”“别松手,好重的。”“来人,放地上。”“太重了,往那边往上提。”“再过去一点。”

【同期声】国家文物局海昏侯墓专家组组长,信立祥:“这是目前为止,在我们所发掘的所有汉墓当中,出土黄金量最大的一座墓。”

经过仔细清点,确认大马蹄金五枚,小马蹄金和麟趾金各10枚,金饼共187枚。它们器形完整,周身还饰有精美的纹饰。尽管考古人员谨慎地回避对墓主人的终极判定,但海昏侯刘贺还是不由自主地成为来自两千多年前的“网红”。在西汉时期的豫章郡,除了刘贺,还有谁能拥有如此多的黄金呢?何况,其中许多都是有特定意义的皇家用金。

【同期声】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,辛德勇:“汉武帝时期出现了几件当时解释成为祥瑞的东西。一个就是在西域这边发现了一个‘汗血马’、称之为‘天马’的东西。还有就是获得了一个麟,古代传说的一种吉祥的动物——麟。第三件就是泰山出现了金子。这三件事情,汉武帝认为都是吉祥的祥瑞。他为了把这三件祥瑞结合起来,他就把金子做成麟的脚的形式,同时做成褭的蹄子的形式。所谓褭蹄也就是马蹄。”

通俗地说,马蹄金、麟趾金就是汉武帝时代象征祥瑞的特制纪念币,常常用于赏赐亲信或功臣。刘贺虽然是武帝之孙,但爷孙之间应该从未谋面。这些皇家专属用金又从何而来呢?

【字幕】李夫人墓

陕西茂陵,即汉武帝刘彻陵,在所有西汉帝陵中,它的体量最大,周边还有众多陪葬墓。人们只知卫青、霍去病陪葬茂陵,却很少知道最大的一座陪葬墓是李夫人墓。李夫人生前并非皇后,却享有胜似皇后的待遇。史载,武帝曾经听到一首动人的歌谣,“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,宁不知倾城与倾国,佳人难再得”。武帝好奇,寻来一见,果然是多才多艺的国色天香,于是把她发展成备受宠爱的李夫人。她也成就了流传甚广的两个成语:“绝世佳人”和“倾国倾城”。

【同期声】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,辛德勇:“在这些很多个他曾经喜欢过的后宫女性当中,无疑李夫人是他最喜爱的。这方面呢,可以从她生前的时候汉武帝对她非常怜爱看出来。但更多的,可以从李夫人去世之后汉武帝对她态度上能看出来的。汉武帝在李夫人去世之后,把她按照相当于皇后的礼节安葬的。”

【同期声】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教授,杨哲峰:“汉武帝这个墓坟丘和李夫人的坟丘,一个在东南,一个在西北。当时汉武帝等于是把皇后的位置给她,本来那是皇后的墓葬的位置,他把李夫人埋到那儿了。而皇后还活着,你说当时卫子夫(皇后)会怎么想?他(汉武帝)自己太喜欢李夫人,破坏了规矩。”

李夫人给汉武帝生下一个儿子刘髆,正可谓前途无量,却无奈红颜薄命、香消玉殒。哀痛中的汉武帝情真意切地写了一篇《李夫人赋》:“呜呼哀哉,想魂灵兮!”这种对李夫人的思念很可能让幼子刘髆得益。他除了获得一片富饶的封地和“昌邑王”封号外,大量的金银财宝是绝不会少的。若干年后,这一切都传给了他的儿子刘贺。刘贺当皇帝的时间虽然短暂,但太后却保留了他所有的财产,包括大量金玉财宝,直至带入坟墓。

【字幕】工地探访总记录,杨军:2015年12月20日,星期二,晴。准备开启主棺。

一般来说,越接近墓主遗体的随葬品越是他生前珍视的,也最有可能留下墓主人的直接信息。在清理了主棺周围的淤泥之后,专业人员进行数据扫描,保存主棺开启前的原始数据,这是开棺前最后的准备。

考古人员先撬开一道小缝,把包裹好的木棍横插进盖板下方,然后进行整体保护性提取。主棺的棺板被16个绳结牢牢固定,随着起重设备慢慢上升。

【同期声】“再叫一个人上去,到时候这个吊上去以后,它那个方向让它有一致才行。歪着、斜着放那儿不行。”

所有人都默默期待着。

【同期声】“绑底下,吊起来我就绑底下了。”“好,好,好……”

主棺露出一道缝,人们伸长脖子望进去,里面模糊一片。

【同期声】“它关键要看上面这个。”“一个玉的什么东西。”“插里边,插这个棺板里边了。”“要不那个,张老师,咱先别动它,让这个先支撑起来。”“再起一点。”

直到棺板完全打开,才发现这座主棺分内外两层,内外棺之间又有大量随葬品。一件圆形漆盒,里面一定存放着墓主人的珍爱之物。

【同期声】“哇……”

一声惊叹,人们又看到漆盒中整齐码放的金器。又是一批马蹄金、麟趾金和金饼。接着,还有金板,这可是中国汉墓考古中首次发现。由于棺内遗存挤压严重,这枚马蹄金深深嵌到旁边的漆盒里,而这枚小马蹄金干脆挤进另一枚大马蹄金内。经过称重,证实大马蹄金重260克,小马蹄金重40克,麟趾金在七八十克之间。金饼标准统一,每枚重约250克。20块金板的重量都在1公斤左右。它们让一号墓出土的金器总量达到78公斤,超过全国汉墓所有已出土金器的总和。这难免令人遐想,刘贺曾经是怎样一位骄奢淫逸的诸侯王、皇帝和列侯?

今天的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就是西汉昌邑国国都所在地。两千年前,这里物产丰富、交通发达、商业繁盛,还有发达的冶铁业。富甲一方的刘贺难免年少气盛、随心所欲。

在考古现场,专家们期待的历史线索逐渐汇聚起来。他们发现一件铜鼎上刻有“昌邑籍田铜鼎容十斗重卌八斤第一”。“昌邑”,不就是昌邑国吗?“籍田”,是指每年开春统治者以下田亲耕的方式劝导农民辛勤劳作以获丰收。

几乎同时,在一些精美的漆器上又出现了“昌邑九年”“昌邑十一年”字样,只可惜所有“昌邑”字样后面都没有注明是哪一任昌邑王。好在昌邑王只传了两代。为父刘髆在位11年,为子刘贺也在位十多年。无论“昌邑九年”“昌邑十一年”是父子谁的年号,这些漆器都应该制造于昌邑,又被刘贺拖家带口、锅碗瓢盆带到南方。

那么,海昏侯墓中的器物,会不会是通过馈赠、变卖、罚没甚至缴获的方式辗转流传到江西,就像越王勾践剑跑到湖北江陵的楚国墓葬中一样呢?答案是否定的。首先,史书有刘贺在豫章郡生活四年的明确记载。其次,海昏侯墓规模形制、器物等级和出土文字都决定了没有第二人能够对号入座。至此,一切推理都已然成立,社会媒体也不再纠结于墓主人,而开始关注刘贺一生的青红皂白了。

但考古不能仅仅靠推理。其实,在一号墓已经出土的金饼和木牍文书上,考古人员已经发现了“海昏侯臣贺”的字样。但它们是否与墓主人有直接的关联,还难以证实,最板上钉钉的证据就应该是墓主人的印章。现在,只剩下内棺等待开启,专家组和考古队变得更加慎重。

【同期声】国家文物局海昏侯墓专家组组长,信立祥:“整个发掘工作已经进入到最重要、也是最关键的阶段——墓主人棺柩的清理阶段。我们对棺内的遗物抱有很大的期待。我们估计棺内会有大量的玉器,棺内也会有豪华的装饰。里边最主要的,除了金玉制品之外,恐怕呢,有关墓主人身份的一些直接证据,比如说,他的侯印、列侯的侯印,还有他的私印,大概还在棺内,都会被找到。这样的话,一直存在悬疑的墓主人的身份问题将会得到最后的直截了当的解答。”

经过反复论证,专家组最后决定将内棺整体打包,移至几百米外的实验室再开棺清理。实验室条件自不必说,关键是移动过程。深埋地下两千多年,文物相当脆弱,还要经历打包、吊装、运输和安放,绝非易事。

【同期声】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,李存信:“我们就改用了一种叫‘聚氨酯发泡材料’,由液体组成,产生一些化学反应,它可以很快的时间内就变成固体状,体积比较大,但重量很轻。它可以有效地把包装体内任何空间充填得非常饱满,把棺盖扣合以后,不存在任何空间,就为了保证我们这个棺(内)的遗存能够完完整整地进行起吊、运输,然后拿到室内进行下一步的实验室考古。”

两周后,打包工作终于完成。假如刘贺还静静地躺在内棺中,他的履历表上又将增加一次搬家的经历。

至此,海昏侯墓的田野考古告一段落。最终确认,海昏侯墓园以海昏侯墓和夫人墓为中心,由两座主墓、七座陪葬墓以及园墙、门阙、祠堂、厢房等建筑构成。这是中国迄今发现的面积最大、保存最好、内涵最丰富的汉代列侯墓葬。

免责声明:以上整理自互联网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(我们重在分享,尊重原创,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在24小时内删除)

为您的创意找到最好的声音

平台累计配音,超40,050,000 分钟

  • 品质保证
    15年专注网络配音行业 500+国内外专业配音员
  • 多种配音
    中文多场景配音 提供小语种配音
  • 公司化运作
    提供正规发票 签订服务合同
  • 双重备案
    工信部公安双重备案 取得文化经营许可证
  • 7*14全天候服务
    公司实现轮流值班 9:00-21:00都有客服
更多
在线咨询 免费试音、服务完善、售后无忧 微信咨询 微信咨询
微信号:18996381623
电话咨询 电话咨询 欢迎致电:
400-6888-495
在线咨询 QQ咨询QQ:909111922

TOP